2008/09/01 (Mon) 來一客葡萄口味的刨冰

CP:三丕(現代,大學設定)
類型:暫時清水

《來一客葡萄口味的刨冰》

站在比脫殼雞蛋更滑、冒著冷氣的地面上,無比後悔。

為甚麼會跟那個男人來這種鬼地方!?

極度不爽的曹丕臉部肌肉仍是固若金湯,不過常駐的眉間皺折得更深。
緊握拳頭,強忍撲上去打人的衝動;隔著不算厚的深藍色露指手套,還是能感受到指甲刺進手心的疼痛。
這就是他不爽的終極表現--相當隱忍吧。

「曹子桓,你是怎麼了?走不動啊?」三成不耐煩地催促,腳下一轉停止滑行,濺起一抹冰花;火紅的手套和滑冰鞋相當引人注目。

聽後更來火的曹丕瞪了他一眼。

「••••••你先走就好。別管我。」說著別開頭,垂在身後的一束青絲隨著擺了擺,像貓兒的尾巴。

三成看在眼中,心裡嘆了口氣:啊啊,生氣了,真是計算外••••••

這都得從早上--正確來說是從三成醒來,開始說起。



(一)早安,您的鬧鈴是豐臣氏馬狗鴨雞

被一通短信吵醒,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鐘--才(?)十二時!誰個混球擾人清夢待我改天用新做好的鐵扇敲他個嘎嘎叫!

醒來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扁人的大四生--石田三成。

看了看旁邊的人,淪陷在米色紡織品堆中的黑髮發揮著自由意志,綿長的呼吸帶動胸膛微微起伏。
一切說明主人正在跟周公旦研究珍瓏棋局、而且纏鬥正酣。

--可惡,怎麼還睡得這麼香!
此時更覺自己受了無比委屈,完全忘記讓人倒頭大睡的罪魁禍首是自己。

俐落地按了幾個鍵、將手機拿到臉前不足五公分處,看看遲些該找誰算帳。

『訊息由 馬狗鴨雞 於12:03送出:

唷,早安~
今天體育館最後一天免費入場哈
租滑冰鞋十五塊
去游泳的話記得帶泳帽』

抓了抓凌亂的栗色頭髮,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溫暖的被窩,隨手將手機丟到枕頭上。

雜賀孫市是吧?好得很。
當初還想,是幸村或者兼續的話就用紙扇;雜賀的話••••••那是完全不用手下留情呀。

剛醒來思維呈發散性的三成才想起,以前被雙親抓去學了好一會滑冰,現在幾年沒滑過啊?
反正大四作業少,今天也沒課,去去無妨。

••••••順道找藉口將那個還在睡的傢伙挖起來。

梳洗完畢、外加立心甚是不良的三成,甫進睡房就用全身重量壓上大有魅力的被子和底下大有魅力的人。

然後,接近外露的左耳,往裡面和風吹送。



誰說耳邊風左耳進右耳出。
含有薄荷成份的熱氣吹進左耳,卻不會從右耳出來;反而在尚未清醒的腦袋裡面進行化學作用。

「太陽曬屁股了,還不起來。」三成毫不憐香惜玉地將溫軟的被子一把拉開。(憐惜的是被子不是人。)

此等滋擾,終究讓曹丕翻了個身。
從剛睜開的眼縫看到那花樣奇怪的床單,起床氣直線飆升十個單位。

--明明枕頭套被套都是米白色,為甚麼床單是黑白紅三色條子!?

那主要原因貌似是:一張雙人床單比兩張單人的便宜,換洗功夫也少一半,所以就將兩張單人床拼起來鋪雙人床單。
然後那誰加了句「而且只有雙人床單有這個花樣」之類,讓人很懷疑拼床是否純粹因為他喜歡這個床單花樣。

仔細想想,同床不共枕也不是沒有好處。
例如空間多了沒那麼容易滾下床--儘管曹丕向來睡得很安穩,睡有睡相呀。
例如寒冷的晚上有個恆溫暖水袋--畢竟他體溫低;冬日用涼水洗手,嗯,水比自己還高溫點。

代價嘛,不過是增加爆睡到下午的機率••••••划不划算只有本人才知道。

「中飯不吃,讓我睡••••••」將臉埋到枕頭裡,模糊的字句從枕間傳出。

光潔的背相當吸引視線,髮黑項白,對比鮮烈。
呈大字型的躺法不一定不優雅--曹丕親自證明。

「是喔?」不溫不火地回應,更合作地將被子丟回曹丕身上。

三秒後是嚓的一聲,窗簾被暴力地拉開來。
最終兵器:正午的猛烈陽光。

曹丕這才有了那麼一點醒來的意欲。
先是用手肘支撐起上半身,手背抵在額前,然後動作極其緩慢地坐直,開始在床上呆坐。
全身上下這裏那裏都帶著隱隱酸楚,讓曹丕決定起床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洗澡。
默默翻身下床,走了兩步進入浴室。
關門,然後是淅瀝的水聲。

百無聊賴的三成望了望緊緊關閉的浴室門,將耳朵貼到門上,也只聽到水聲。
轉身,看到凌亂的床鋪,自動自覺開始整理。
拍打枕頭、理平床單、折疊被子,一切熟練得驚人。

認識曹丕之前是自己做,認識曹丕之後也是自己做,而且要做二人份。
你說,幹了這麼多個年頭,能不熟練麼!

偏偏某人還是一邊碎碎念一邊揀床單上的黑髮栗髮••••••

從角落拿過掃帚,將地上的灰塵集中再集中;打開門,向外頭灑個落英繽紛。
所謂各家自掃門前雪,不過如此。
他還免費製造人工雪景咧,快來道謝。

好一個完美的家事男,就是嘴巴毒了點讓人不快了點。
--人類果然是要進化的。

不覺間,水聲已然停歇。

簡單交代短信內容,三成擅自下了結論:今天去滑冰。
此時,三成察覺曹丕留戀的目光落在一文庫本上;眼明手快抄起書、滑進口袋裏。

「回來之前,由我保管。」先下手為強,聽過沒。

「••••••你給我走著瞧。」明明還差三章就看完,可惡。

「這當然,難道閉著眼走路。」得了便宜還賣乖?不不,哪裡乖了。這只是令人不快。

走向衣櫥,拿衣服。
眼看三成若無其事地套上粉紅色裇衫,曹丕一言不發,自顧自地穿上牛仔褲。

人除了要進化,還要學會放棄。
曹丕早就學會放棄--在看見那堆印著「大一大萬大吉」和「義」的衣服後。

聽說隔壁那誰還一大堆印著大大鮮紅色「愛」的衣服吶。
嗯,他算是走運了。
••••••大概。



二人打算胡亂吃點甚麼再動身。
三成打開烏冬泡麵倒熱水,他超中意那塊油炸豆腐皮;而曹丕則抄了個昨天剛買的水蜜桃。
三成這才醒悟,原來昨晚隱約嗅到的甜香來自這個鬼東西。

曹丕一臉認真,拇指食指齊齊發勁,給桃子脫皮;沒多久,雙手汁水淋漓。
還在等麵泡好的三成是看不過去了。

「怎麼還是那麼不得要領••••••」說著,拿過面目部份瘡痍的桃子。

純熟地用刀背將桃子表面刮一遍、在頂端輕輕劃個十字,桃子皮一撕就乾淨溜溜。
有看清楚麼?完美家事男的三秒神技。

「那麼喜歡吃就學會好好處理呀。喂,聽我說話啊!」還在撕桃子皮的三成對悠然到浴室洗手的背影怒叫。

水聲過後,曹丕回到起居室,對著已經放棄碎碎念的三成一聲冷笑。

「哼,吵夠了?」天經地義地從三成手中拿過桃子。

「反正某人就是沒有學習能力。」抽張紙擦擦手,不多看曹丕一眼,埋首剛泡好的杯麵。

曹丕拿起桃子,正打算張口就咬;突然想到了甚麼,垂下拿著桃子的手。
走向埋首吃杯麵的三成,翹首微傾,往左頰親了下。

「••••••幹嘛?想吃自己泡。」停頓一秒,思索這個吻的意義。不果,只好就現況將理由歸納成:曹丕看上了他的泡麵。

--看上的就不可以是人麼?
真傷感。
三成下意識地摸了摸被親的地方。

曹丕咬了一口鮮嫩的水蜜桃,對三成的提問愛理不理。
之後丟來那麼一句。

「謝禮。」比起同床不共枕的代價,相信這次不用問本人也知道--很划算,而且是雙贏。



(二)非新月非語絲更非創造

前往體育館的路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恰好三十分鐘,一天的四十八分之一。

要坐公車嗎?
步行到車站都十五分鐘了。

計程車?
有錢也不是這樣花的,會遭天譴。

好吧,他們決定用走的。
走路是沒問題,聽那誰說有近路、結果現在體驗穿越叢林卻是很大的問題。

「你想玩野戰的話,我可以給你介紹。」曹丕一邊撥開樹枝,一邊注意腳下有沒有石頭。

「你那雙腳是長好看的嗎?多運動,不要發胖了才來後悔。」無視曹丕的諷刺,三成一馬當先走在最前。

這麼說來,曹丕的腳是挺好看的••••••。
咳,題外話題外話。

「雖說『路是人走出來的』,但這也太••••••刺激了。」躲過撲面而來的不知名昆蟲,才能勉強將話說完。

「現在的人都坐飛機,不走路了。不然七大洋你要怎麼走啊你?」喔,同志們成功在望了,因為他看到體育館的玻璃頂啦!

「摩西或者達摩應該行的。嗯,大禹的話有點勉強。」手抵著下巴,曹丕認真地思考──將水分開來或者在水上面不就能走過去!只會治水的不行,嗯嗯。名字都有「摩」是巧合嗎。

「••••••你還是等第二次冰河時期吧。」有點像預言,因為他們即將要進入一個地上全結冰的地方。

「Good idea。」曹丕對於三成的冰河時期理論甚是讚賞。

「啊,到了。」穿越叢林回歸文明,三成指了指眼前龐大的建築。

跋山涉水,二人終於到達體育館,完全沒有營養的對話也暫時畫上句號。

既然是最後一天免費入場,體育館自是人山人海。
結伴的男男女女三三兩兩,從夫婦情侶朋友損友以至奇妙的友情,能例舉的都全了。
到了租滑冰鞋的櫃檯,大家都自動自覺地報上鞋號來。

「45號。」

「甚麼?45?」工作人員將三成從頭到腳掃了一遍,詞間滿是不信任。

「是的,45。」耐心地重複一遍。

接過那雙鮮紅的滑冰鞋,三成心裡相當鬱悶。
身高177cm不是很丟人45也不是很大啊,何必驚異如「一切的一,神秘啊!一的一切,新鮮啊!」呢。

然而,讓他最糾結的還是旁邊那個全長183cm的生物──明明他穿43號,卻比自己高了個6cm。還記得他曾經丟來一句「你頭上那根呆毛算進身高裡就比我高了啊」,一派雲淡風輕事不關己管你去死。

儘管知道身高和腳的大小不一定成正比,但他堅信自己還會長高••••••。
神也好佛也好真神阿拉也好誰也好,讓他長個7cm就夠了。

──至少比曹丕高就夠了。

仔細一想:哎呀哎呀,他是無神論。



找了張長凳坐下,兩人換上滑冰鞋。
三成雙腳爽快地穿進鞋裡、繫好帶子扣子,再戴上鮮紅的毛線手套。
整裝待發的三成突然發現曹丕正有些茫然地看著套在腳上的滑冰鞋,對著一堆鞋帶鞋扣不知從何入手;發現三成的視線,又馬上開始似模似樣地繫鞋帶──而他能搞定的似乎也只有鞋帶。

曹丕抬頭,卻發現三成已經在自己面前單膝跪下,開始將複雜的扣子擺平。
那麼一瞬,仿似騎士發誓效忠;神情專注,眼簾半垂,最是那一低頭的……

「幹嘛盯我。」不解風情的某人在「溫柔」的溫字部首寫完之前,就讓意境去如滾滾長江。嗯,沙揚娜拉!

「沒什麼?倒是你,這麼跪著是想當我的騎士還是僕人?」說時,曹丕嘴角扯出一個輕薄的微笑。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毒舌還毒舌,一切跟從漢摩拉比法典。

三成聽後沉吟片刻,竟是不怒反笑,也不避嫌地維持著跪姿;回話時更是頭也不抬。

「國家有你這麼個王子、或者家中有你這麼個主子肯定富不過三代,當這部下可不划算啊。」嗯,他的毒舌不是附加屬性,而是主要屬性啊。

「不過呢……。」三成想到了些甚麼,到口的話最後還是停了在嘴邊。目光停留在對方現在穿得穩妥的滑冰鞋上。

無論是騎士還是僕人,價值也不過「忠誠」二字。
那麼。

「哼。」曹丕無意義地應了聲,僅表示他有在聽;也不打算追問欲語又止的三成。

──那麼,我的忠誠早就屬於--咦?且慢!

三成驚覺今天的自己想法真夠鴛鴦蝴蝶。
嗯,絕對是被某文藝青年傳染了。




(三)You jump I jump ,狗血淋淋

滑冰場上,三成從慢慢溜到快快溜到飛起來似的溜,總算是抓回了遺忘許久的感覺。滑一圈後停下來,抬眼尋找曹丕卻是那風景──宛在水中央。
一頓足一回首,便轉身往滑冰場中央溜去。

「曹子桓,你是怎麼了?走不動啊?」溯流從之覓伊人,先生您這劈頭第一句也太糟糕了吧?

聞言,曹丕狠狠瞪了他一眼,心裡沉吟。

水面落花慢慢流
──雖知道「冰,水為之」但冰≠水;因此,他會游泳但不會滑冰。

水底魚兒慢慢游
──冰鮮魚不好吃啊,看,肉一煮就散了。嘖,想來噁心,別提……

哼!
還口胡些甚麼話?
教我如何不.揍.他!

「••••••你先走就好。別管我。」別過頭,並促使三成盡快滾離視線範圍,不然他再也忍不住揍人的衝動。

三成無言,竟就真的乖乖離開曹丕的視線範圍--因為人的視野只有180度呀。

閃靈般毫無難度地繞到曹丕身後,三成遞起雙手扶在曹丕腰兩側;突如其來的觸摸讓曹丕如驚弓之鳥,猛一回頭。

一陣類似被背後靈纏上的寒意從結冰的地面湧上來。
驀然回首,那人--就在你背後。

「你在幹嘛,放手。」向主色調為粉紅與紅的背後怨靈開腔--全身紅色的厲鬼多嚇人啊,那就配些粉紅色嘛。

「少廢話,跟著我說的做就好。」若跟曹丕說「你不會滑我來教你」,肯定會被鄙視和厭棄,因此聰明如他自然懂得避重就輕。

無奈下曹丕邊觀察其他人的動作、邊按照三成的指示開始左一步右一滑,步步驚心。嘛,只要觀察能力和學習能力夠高、反應平衡不算太差,想要在滑冰場上立足也不難。

看,冰雪聰明英明神武的曹丕(字子桓)三兩下功夫就滑得有模有樣。

「哼,學得還不錯嘛。」三成放開曹丕的腰,與之並肩排,暗暗覺得沒得繼續吃豆腐有些可惜。可是想了想:有甚麼可惜啊,每晚都抱著!然後那麼一點點不捨頓時蕩然無存。

「你說甚麼話?靠邊站點別擋路。」法事過後大師變禿驢,不要也罷。

「我擋路?哼,你儘管跟我來!」拉起曹丕的手,三成毫無預警地開始加速滑行;二人飛也似的在冰上滑翔,好一對神仙俠侶。

可惜此刻曹丕想到的對白不是「I am flying」而是「You jump I jump」--要死一起死。= =+

滑冰的人,十個有十個是來找摔的,所以奇妙的友情組合也不例外。在高速中失卻重心的曹丕拉著三成,齊齊與冰冷濕滑的地面來個零距離接觸,冰屑排空、捲起千堆雪。

還好,帥哥摔跤還是帥的--不是臉著地就萬事OK。

沒有你儂我儂更沒有英雄救美,是男人的摔了就自己爬起來。




【以下是文案與坑】

(四)八點檔之後是午夜場

旁邊的三成看起來大概已經後死了。
見到睡很香的某人,突然覺得很不爽,決定用冰溫的腳去燙醒他。

在腳碰到對方的小腿時,被子突然以鋪天蓋地之勢覆上來。原來三成並沒有睡著,一被襲擊便來個鯉魚翻身,連帶著被子覆到曹丕上面來。

壓在頭下的髮絲蜿蜒在米白和黑白紅的背景上,是多麼熟悉的景象;此刻夜色的渲染下卻多了幾分魅惑。掬起一撮青絲,低頭輕吻,幽幽椿油味繞上鼻腔。

「明早沒課。」垂著的栗色頭髮遮蓋了三成的表情,唯有那燃燒著的褐栗色眼睛在髮間隱隱可見。逆光下,只有眼白中的瞳仁有色彩。

「是又怎樣?」微微側過頭,眼珠往上滾,演活一抹挑釁的神情。被壓在三成身下的曹丕雖一動不動,但漸漸上升的體溫揮發著淡淡暖香。

儘管天很冷,只要明天沒有不請自來的鬧鈴、沒有找摔的人,似乎睡不睡也沒關係。反正二十一世紀,沒有長鳴雞也No problem。
就在此刻他們達成共識:很好,這下大家都不用睡覺了。

無雙 | trackback(0) | comment(0) |


<<das schwerste Gewicht | TOP | 晨風不見林中鳥,誰家栗髮覆冰雪>>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tianziyihao.blog126.fc2.com/tb.php/8-65d1c4b0

| TOP |

自我介紹

天字一號

Author:天字一號
這裡是存放腐物的別莊。

本家
Pixiv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可以在這裡吐糟哦w催文也可以,只是沒有人會管你(喂!)

逃離此地

管理者ページ

國旗Counter

free counters

廣告時間

英中M群地址 group577240@msnzone.cn

最近的創作範圍說明

button_2.jpg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