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25 (Wed) 異夢

《極彩》《螢光》

高中回憶。
內容繼續空泛。

CP:劉輝X靜蘭+雙花
類別:廉恥不多
注意:人物崩壞有,不適者請速按紅叉

故事的另一個觀點。

《異夢》


(一)失眠
夜深,天空是純淨的漆黑。月正中天,恰好掛在頭頂之上,脫離了一般人的視線。過分的高傲輕易地讓人遺忘她的存在。疏落的星辰在黑幕上懸掛,發出似有若無的弱光。絳攸清空屯積在吏部的書類山時,周圍已無半點火光。放眼蒼穹,滿目純綷的黑。

都這種時候了,該回府還是住在這呢?暗嘆著眼前的兩難,絳攸緩緩步出工作間,打算散個步……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在跨出第三十一步的瞬間,吏部侍郎李絳攸宣佈迷失方向。

條條長廊都是紅柱綠瓦,棟棟房子都是琉璃飛簷。

「皇宮裡的風景跟走廊根本全都是一個樣!」

失去了專屬帶路人的絳攸心裡咒罵著。若不是顧慮到時已夜深,絳攸極有大喊「藍楸瑛,還不滾出來給本官帶路!?」的衝動。

誰不知「李侍郎專屬帶路人」正在不遠處欣賞著絳攸心裡著急、表面卻裝得若無其事的神情。眼看他已在同一走廊來回數遍,藍楸瑛不知自己該哭該笑。天青的身影繞來繞去,毫無自覺地晃進寢宮範圍;楸瑛尾隨跟上,打算在絳攸放棄尋路時才現身「幫他一把」。楸瑛似乎相當熱愛這餘興節目,日復一日樂此不疲。

絳攸的腳步隨風景的流逝而減慢,體力跟精神力皆到達極限。他自暴自棄地靠在走廊的轉角,稍作休息。楸瑛見狀,料到他必已放棄;便帶著一抹友善的微笑,步出暗處。絳攸聽到腳步聲,隨即回過頭作警戒。一見楸瑛那抹笑容,警戒頓然化作憤怒。

怒氣被壓縮成咬牙切齒的三個字:「藍、楸、瑛。」死瞪著眼前人,絳攸巴不得讓他穿個洞透透風──這麼一來,常春的頭腦可能也會換換季。楸瑛神態自若地走近絳攸,對那殺人的眼光視若無睹,悠然地低聲道:「你怎麼又迷路了啊。」肯定句是也。正想回嘴的絳攸聽到旁邊的房間傳來微細的聲音;楸瑛也察覺房間的異樣。兩人識相地噤聲。房門甫有開啟的動靜,楸瑛便拉著絳攸俐落地躲到花園裡,以避嫌疑。

從僅開的狹縫中攝手攝腳地步出之人正是當朝君主紫劉輝。他左顧右盼,在確定沒有人在外後才順著走廊離開。楸絳二人在林木間待了片刻,在劉輝走後才回到房間面前。兩人多少有點在意劉輝奇怪的舉動;而皇上的房間竟然沒有護衛看守更讓他們不解。此時,理應無人的房間裡傳出了布料摩沙的聲音。兩人交換眼色,雙眼存著同樣的疑惑。

「想不到我們的主上這麼能幹呢,絳攸。竟然學會了金屋藏嬌……」楸瑛作感嘆狀。

「若那笨蛋王有這個膽,我會如實報告黎深大人;就看他以後還能否見到秀麗!」夜色中隱見絳攸的頰泛起紅霞。

「哈哈,那真是災難呢。來,絳攸──作為主上最信任的臣子,我們有必要確定一下!」楸瑛如此說著,乾脆而奮勇地推開紙門;絳攸暗嘆了口氣,乖乖地跟著他進房間。房門甫開,罄香撲面,燈火不興。將分隔內外廳的珠簾撥開,絳攸走進內廳──

失蹤了月餘的靜蘭正躺在凌亂的淡紫色被褥上。癱軟如了無生氣的玩偶,一條薄被隨意地蓋在赤裸的軀體上;肌膚上的痕跡與沾染被褥的縷縷銀絲,都是雲雨過後的證據。目睹如絲景象,絳攸舉起右手制止驚呼,臉色頓然煞白。後來的楸瑛亦於原地怔忡,喉嚨像被移除,發不出半個音節。

先恢復過來的楸瑛上前摟著絳攸的肩,緊緊地圍著他的臂膀,好讓他冷靜下來。兩人眼看靜蘭靜止不動,就當他已然沉睡;上前一看,方發現靜蘭還醒著。靜蘭對楸瑛二人的接近毫無反應,空洞的雙眼無神地映著床頂的雕花。瞥見連綿於修長雙腿間的黏稠,絳攸下意識地撇過頭。

二人已能猜想這月來所發生的事情……

「這種失神的狀態,是精神崩潰……?」楸瑛嘗試冷靜地分析現狀,但眼中藏不住訝色。

「我們先把靜蘭帶走!」本著鐵壁的理性,絳攸作出結論;語調中有種莫名的激動。

楸瑛點點頭,表示認同絳攸的決定,並將將靜蘭扶起。絳攸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坐到床沿替靜蘭穿上。不料,端著熱水跟毛巾的劉輝就在此時歸來。還沒看清來者為何,劉輝就將熱水潑向二人。楸瑛挺身以衣袖拂開熱水,左臂被輕微燙傷。劉輝趁機衝上前,一把抓住絳攸的手腕;恐嚇的眼神像在勒令絳攸放開靜蘭。絳攸文弱的手腕不堪摧折,吃痛後頓時縮開。劉輝甫放開絳攸,楸瑛的右手立刻繞上絳攸的腰,雙雙離開劉輝的攻擊範圍。

楸瑛二人從沒見過善良的劉輝露出威嚇的表情。現在,他們可算見識了彩雲國國君的氣勢與權威。劉輝將靜蘭的頭壓在懷裡,眼光勾向唯一戰力的楸瑛處。即使知道他劍術了得,楸瑛卻不知劉輝能有這樣的表情:金瞳裡燃著狂氣與焰火,有如深水中的暗流──

「藍將軍、李侍郎,朕怎麼不知兩位有夜遊禁宮的嗜好?」冷峻的音調,是連風也能捕捉的強力。

「秉公辦理雖罪不致死,但看似兩位得歸還朕所賜的寶劍與玉珮?」話中之意不言而喻……

今夜,暗房裡沒有半點月華。

又一個無眠之夜。

離開皇宮的二人不能張揚,只好先到較近的黎深府處理傷口。楸瑛的左臂被燙傷,而絳攸則是右手手腕留著一圈紅紅的瘀傷。絳攸替楸瑛上藥後再囊上紗布,過程中兩人皆無一語。

「好了。」完成楸瑛的包紮後,絳攸開始替自己的手圍上紗布,掩蓋右腕的痕跡。

「讓我來吧。」輕輕拉過絳攸的手,楸瑛開始包紮。

突然,房門被粗暴地打開。兩人深知不妙,卻又未能從突如其來的造訪中反應不過來。這可算是最惡劣的情況──來者正是吏部尚書紅黎深大人。拿著從不離手的扇子,從眼角狠狠地盯著楸瑛。然後,注意力落到絳攸包著紗布的手腕上。

「小子是藍家的四子吧……你不介意將事情詳細地說個明白哦?」話音一落,楸瑛已感到一陣寒意──是為絳攸受傷一事生氣了吧。雖然楸瑛的腦袋企圖編造一個完整的故事,但對手是紅黎深,誰能保有說謊的餘地?看著久未作聲的楸瑛,黎深再度開腔:

「藍公子,還請如實道來。」紅黎深大人最讓人恐懼的,莫過於發自眼角的視線和絕對溫度的言語。



【待續,坑】←喂

彩雲國 | trackback(0) | comment(7) |


<<登萍渡水 | TOP | 螢光>>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好、好坑……OTZ
我原本彩雲是沒有BL CP嗜好的(撐的都是BG),可是為什麼看了天醬你的文之後我就馬上墜入深坑了……
其實我還是萌雙玉多些,雖然萌兄弟愛但只是溺愛就夠了(捂臉
個人對老狐狸和絳攸的愛多些~

2009/06/02 17:38 | [ 編輯 ]


 

XDDDDD
不要翻我N年前的坑
好羞……!(掩面)

彩雲明明就是後宮向,
但腐女眼裡出攻受……

我本來也是很王道的雙玉&雙花的……
然後扭曲成弟兄,
終點是楸靜。(為甚麼)
很大可能是因為動畫版的配音員是森綠!(你真的可以去死)

2009/06/03 14:01 | [ 編輯 ]


 

(捂臉)坑要多翻翻才會有人撒土嘛
終點居然是楸靜……逃回藍州<馬修>種地</馬修>麼?
其實裏面大打曖昧牌要不YY也很難啊,只不過看來看去我也只覺得雙玉這對比較靠譜……
話説如果只看CV的話莫非我要推紅三和茶大……【喂!

2009/06/04 14:04 | [ 編輯 ]


 

雙花貌似比雙玉更王道XD
當初我很熱心雙玉的啦,
還差點出本了。

逃回藍州種地!
好美妙的結論!(不對)

戰CV!
……原來大家都是此道中人XD
聲優真是個摔很大的坑(掩面)

2009/06/04 14:28 | [ 編輯 ]


 

是了,超多人愛雙花的。不過因為我有心理陰影(何?)而且無節操所以我只喜歡雙玉……
我一想到十三姬説“哥哥其實嚮往的就是田園生活”就一直在想種地這回事OTZ

沒錯沒錯,CV坑超大……
原本我不是聲控來著,但是追開的東西都是以聲優陣容華麗出名的(捂臉

2009/06/04 20:31 | [ 編輯 ]


 

我們要變成版聊了(掩面)
你有QQ或者MSN嗎……

2009/06/05 01:05 | [ 編輯 ]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09/06/06 21:38 | [ 編輯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tianziyihao.blog126.fc2.com/tb.php/6-e6e3e87a

| TOP |

自我介紹

天字一號

Author:天字一號
這裡是存放腐物的別莊。

本家
Pixiv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可以在這裡吐糟哦w催文也可以,只是沒有人會管你(喂!)

逃離此地

管理者ページ

國旗Counter

free counters

廣告時間

英中M群地址 group577240@msnzone.cn

最近的創作範圍說明

button_2.jpg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