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2 (Wed) 黑薔薇

CP:朝耀
類型:片段重現
建議背景音樂:陳奕迅 - 白玫瑰

這篇是認真的。


《黑薔薇》

單膝跪在百官面前,他從髮梢間偷瞄那張年輕得不可思議的容顏。視線仿佛沒有焦點,卻將一切盡收眼底。當碧綠對上那深邃的黑瞳,他只能將頭垂得更低。沒錯,他不敢直視那高高在上的王——哪怕是一絲鬆弛就會被徹底吞噬。

不用較量他也知道自己敗了,敗在數千年來積累的威儀之前。

儘管外表一樣悠然自得、貫徹紳士的風度,但他很清楚。被單獨召見時,興奮和驚懼交織成一種遊走全身的顫慄,然後漸漸變成最真實難忘的恐懼。

「平身。」還是那簡單二字,但總覺聲調偏高。

走到鋪著明黃織錦的座前再次跪下,旁邊的護衛已作了拔刀的架勢。略微掩嘴輕笑一聲,說:「大可不必如此警戒,這不過是我國表示敬意的方式。」

「Allow me, Your Majesty, to convey our cordial greetings.」本來只是禮儀的稱呼,用在這裡卻真能表達無上的敬意。

「冒犯了。」於手背上落下一吻。不愧是Blue blood——那隻細白的手藏在厚重衣服下,透著幾道青藍色的細線。

對方微愠的不悅神色,讓他十分滿意。感到不安的不是他一個。若說前朝是不動如山的巨石,對巨石而言外界側是變幻莫測、瞬息萬變。但他還不知道何謂值得懼怕的事物——儘管他很快就會親身體驗到。

「May I?」在這喜愛打暗號的國家,沉默就是默許。

橙紅的焰火將鏤花金屬盒裏的物體軟化,一縷甘甜融進空氣裏。用鑲了貝母的小刀將之刮削,指尖靈活地將墨黑色的薄片的底部黏合,組織成一個似曾相識的形象。

「見笑了。」拈在指尖的一輪雖不比牡丹的張揚,寥寥的花瓣有層次地排列;儼如初綻的花蕾,是一件精緻的工藝品。

一響指,隨從就遞來一捧更為絢麗的紅豔;但在那栩栩如生的藝術品前,竟逼得鮮花稍遜一籌。他只道此為花名玫瑰。

「石之美者玫,珠圓好者瑰。好名字,你們承受得起嗎?」說時把玩著閃著黑色光澤的玩藝;聲線雖柔,話語中卻是目空一切的狂傲。

對於那諷刺多於疑問的問題,他不答話、只是淺笑。座上人纖細的身型恍如蕊,他不禁思量將層層花瓣撕下後會是何種風光。

唇邊謙恭的弧度和試探底線般的視線總似乎讓那高高在上的人極度不悅;沒動半絲地垂眼,目光往身邊一掃,金髮的外來者就被揮之而去。

有人主張行下跪之禮辱國,有人訝於他處變不驚的風度;隨行之列中不乏有誇讚他手藝精巧者,問及那墨黑的物料為何。

「To them, it’s just foreign mud.」說罷揚揚手,將人打發。

這一切,他都不在意。

他只要將那個人拖進最美的噩夢。



Hypnos poppy caress uncovered lids,
Eternal sleep, O sure I am the wits.

APH | trackback(0) | comment(4) |


<<Hong Kong Herb. No.1722 | TOP | 耀哥親筆凌辱史話(節錄)>>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姑娘这这这让我一个废柴情何以堪啊[掩面]....
古风写实风大美。让我勾搭你吧TVT。LINK+好。

2009/05/17 11:57 | M [ 編輯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姑娘这这这让我一个废柴情何以堪啊[掩面]....
> 古风写实风大美。让我勾搭你吧TVT。LINK+好。

歡迎勾搭!(搭爪)
有愛就偉大了!沒甚麼情何以堪呀同志!

老實說,本人(自以為)從來沒有寫過古風……
但是最近都被人說古風古風的(遠)

2009/05/18 00:30 | [ 編輯 ]


 

來回訪~~
哇呼~暗流湧動的感覺美死了!TvT

2009/05/20 16:03 | 九海 [ 編輯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來回訪~~
> 哇呼~暗流湧動的感覺美死了!TvT

以後也多多指教///
話說這個可能會出現露中的續篇……
嗯!可能。

2009/05/20 20:26 | [ 編輯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tianziyihao.blog126.fc2.com/tb.php/25-7e11d418

| TOP |

自我介紹

天字一號

Author:天字一號
這裡是存放腐物的別莊。

本家
Pixiv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可以在這裡吐糟哦w催文也可以,只是沒有人會管你(喂!)

逃離此地

管理者ページ

國旗Counter

free counters

廣告時間

英中M群地址 group577240@msnzone.cn

最近的創作範圍說明

button_2.jpg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