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7 (Fri) Invader

CP:朝耀
類型:破廉恥捏他,沒有意義的字母文

《Invader》

「嗯,耀……!」在內壁緊緊包裹的快感下,亞瑟不禁留戀王耀內部的觸感不愿離去。沒多久,就將溫熱注入王耀體內。

「……你……」還在喘息的王耀睜著淚目,不可置信地看著倒在自己身上的亞瑟。

眼看王耀眼眶裡的淚滾滾滑下,亞瑟撐起身、伸手想將它們擦掉;只是還沒碰到王耀,就被他一手撥開。

「別碰我!……混賬鴉片。」動作牽動到身體,白色的液體便流到腿間。

本來在將人強佔後想施捨一點溫柔,卻被硬生生拒絕。到底被眼前這個人拒絕了幾次?——他數不清。

「強盜、鴉片、番邦人、夷狄……你還要怎麼罵我呢?」亞瑟的眼神瞬間冷卻下來,看著那被玩弄得疲敝的身體,視線停留在王耀無力合上的腿間。

「你這、混賬……!」腿間黏濕的觸感不但難受、更讓王耀覺得恥辱。

「是啊,我是混賬。」被王耀強烈拒絕的亞瑟覺得心裡很難過,但怒意隨著難過之後湧上。

「所以我要做更混賬的事。」

王耀還來不及反應,亞瑟拿了領帶強行綁住他的雙手,硬是把他的腿張得更開,剛剛才在裡面發洩的慾液隨著大動作而沿著臀線的弧度滑出,對亞瑟來說,這無疑是一種邀請。

「住手、亞瑟!快點住手!」王耀幾乎是尖叫著求他,他的話絲毫沒辦法阻止亞瑟,只能眼睜睜看著亞瑟毫不猶豫地將自己又硬挺的灼熱頂入自己的體內。

「啊!」一次將亞瑟全部吞入的脹熱感,讓王耀不禁倒抽了口氣。

「有力氣求饒的話,還不如專心點做……」將王耀的頭按在床上,亞瑟毫不留情地開始抽插、連帶著液體的聲響。

「嗚嗯……出去……!」儘管之前殘留的慾液讓進出變得順利,但又一次被同性侵犯的王耀顯得非常抗拒這沒有感情基礎的性行為。

「可以啊。」話音剛落,亞瑟便將自身抽出。放開鉗制王耀腰部的手,人便像斷線木偶般倒在床上。

亞瑟抓著王耀的肩將人反過去,手被綁住的王耀只能偏過頭、卻無法撐起身子。亞瑟伸手撈起王耀的腰,讓他半趴半跪,然後再一次貫穿後穴。

「呀啊……!」突然被從後貫穿,王耀忍不住到口的驚呼。

「吶,你說我再射在裡面,你會不會懷上我的孩子呢。」扯著王耀的頭髮、他的往頭後揪起,亞瑟開了個殘忍的玩笑。

凌亂的黑髮糾纏著亞瑟的指尖,疼痛讓王耀光潔的背上冒出了一層薄汗;那真的很像讓他著迷的陶瓷工藝,並不是刺眼的純白、而是柔和的象牙白。亞瑟伏到他背上舔、口裡嘗到絲絲鹹味。

「嗚!」為了壓抑自己的聲音,王耀咬住身下的床單;對於亞瑟的話,他沒有反駁的餘力。

武力逼迫下的順從、難以承受的屈辱,一切都讓王耀的神經繃緊起來。後穴肌肉的收縮卻為無情的侵略者帶來更大的快感,將他帶到又一次的高潮。

「王耀……你這是想殺了我……!」在王耀體內作最後衝刺,亞瑟本來有韻律的進出變得狂暴。

「……不要、在裡面……啊!」察覺到亞瑟的意圖,王耀鬆開嘴裡咬著的床單,作微弱的抗議。

「It’s too late, for everything......」再一次在王耀體內解放,亞瑟覺得他們身後根本沒有回頭路。

抱著王耀倒在床上,亞瑟還捨不得離開;這種只有侵略的行為仿佛他們唯一的交雜。此刻,身下的王耀已經累得昏睡過去。沒多久,他的眼皮也垂下去;意識墮入一片黑暗,中止了所有思考。

然後,亞瑟冷得醒了過來。

身邊的體溫消失了。坐起來,亞瑟便找到王耀——本來睡在身邊的王耀拉走了薄被,手仍然被牢牢綁住、腿間盡是液體乾後的痕跡。仿佛一種虛假的公平,他們兩個都一樣冷。

他,在咫尺之遙。

APH | trackback(0) | comment(0) |


<<愚人節特企 | TOP | 子作りしましょう!>>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tianziyihao.blog126.fc2.com/tb.php/22-7f7a1e2d

| TOP |

自我介紹

天字一號

Author:天字一號
這裡是存放腐物的別莊。

本家
Pixiv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可以在這裡吐糟哦w催文也可以,只是沒有人會管你(喂!)

逃離此地

管理者ページ

國旗Counter

free counters

廣告時間

英中M群地址 group577240@msnzone.cn

最近的創作範圍說明

button_2.jpg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