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08 (Sun) 雪牡丹

CP:朝耀前提,露中
類型:破廉恥捏他,沒有意義的字母文

《雪牡丹》

仿佛帶著動物油脂的甘甜、礦物的鮮腥;鮮紅落在深紅上,融為一體再也不分你我……

鐵水管的尖端散發著鐵銹的腥,在挑起王耀的下顎時將斑斑紅痕劃到白皙的臉上。

「亞瑟君、被我肅清了哦……」

笑得像個得勝的孩子,伊萬將尚帶溫熱的血抹到王耀的唇上,猶如一抹蔻丹。

王耀不可置信地看著笑得高興的伊萬。他臉上的化妝是那個人的血——那個昨天才抱過他的人的溫度。他想逃,逃離這個充滿血腥的空間,但雙腿偏偏一動不動扎根在原地。

良久,仿佛被解咒一樣身體終於回復自由;方轉身,一雙染滿鮮紅的手從後將他抱住,讓他再一次被咒縛。

「耀君、耀君,我一直在你身後哦。」

「……我知道。」

——但你從不回頭,只留一道清瘦的背影讓人追趕。

「耀君、耀君,我抓到你了哦。」

被比自己高出許多的伊萬鉗制、雙手被粗暴地反扣在身後,王耀只是沉默。
王耀的背緊貼著伊萬的胸口,背部的肌肉似乎能感受到心跳的頻率;然後他感受到熱氣呼在耳裡、舌頭黏膩地舔舐著頸項。

「……住手吧。」即使顫抖著聲音,他還是不回頭。

「直到再也沒有人敢碰你,我才能住手啊。」將花紐逐個解開,上衣滑到地上;再將褲子扯下,王耀的身體就毫無保留地暴露在空氣中。

接著,伊萬拉下拉鏈的聲音讓王耀背後一涼。

「耀君……我們、很久沒這樣在一起了哦。」

話音剛落,伊萬便將自己的慾望一口氣挺進王耀的後穴。在沒做前戲的狀態下的強行進入讓王耀不住發抖,疼痛的淚水也涓涓地滑下,將唇上的血沖淡。

「啊阿……伊、萬……」

為了保持平衡,王耀反過手抓著伊萬的衣袖;迷失在痛感和失衡的狹間,伊萬還是維持著進出的動作,並用舌頭在背上傷口處遊移。

「吶,痛嗎……?」伊萬沿著傷口結痂的痕跡輕咬,一邊問道。

痛。背上被蟻咬般傳來細微而尖銳的痛楚,而交合處則是佔據他所有神經的劇痛。所有感官在身體中遊走,連想要大叫也沒有力氣,只能在喉頭細細地悲鳴。

「耀君……我愛你哦……」伊萬伸手撫上王耀的慾望、把玩起來。

沒有燃燒的熱情、沒有人溫暖的體溫。

被硬生生挑起的快感和痛楚間只有冰冷。

啊啊,他的夢想不是溫暖的南方、開著整片向日葵的花田嗎?那為甚麼他的「愛」——

APH | trackback(0) | comment(0) |


<<Earl Grey | TOP | 紳士的華爾茲>>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tianziyihao.blog126.fc2.com/tb.php/18-9b49f604

| TOP |

自我介紹

天字一號

Author:天字一號
這裡是存放腐物的別莊。

本家
Pixiv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可以在這裡吐糟哦w催文也可以,只是沒有人會管你(喂!)

逃離此地

管理者ページ

國旗Counter

free counters

廣告時間

英中M群地址 group577240@msnzone.cn

最近的創作範圍說明

button_2.jpg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