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05 (Thu) 紳士的華爾茲

CP:朝耀前提,米中
類型:破廉恥捏他,沒有意義的字母文

《紳士的華爾茲》

轉動門把的聲音響起。

「喂,亞瑟——」在未經房間主人同意下,阿爾沒有禮貌地打開門。房間一片寂靜,沒有他要找的人的蹤影。

正要轉身離開時,房間某處傳來了布料摩擦的聲音。阿爾好奇地走進華美的房間,皮靴踏上柔軟的地毯,厚重的物料將將腳步聲消滅的一乾二凈。

當他正想一屁股坐到那絲絨沙發上,卻發現衣衫不整的王耀——手被綁在背後,連嘴巴都被布條牢牢封著。因痛苦而緊皺的眉目被散亂的青絲略微遮蓋,那隱隱帶著求助的神色有種奇特的風情。

「嘖,那傢伙還真變態。」阿爾二話不說地替王耀解開嘴上的布條,扯出幾縷透明絲線。

「阿爾……弗烈德……」嗓音帶著幾份乾澀,有點生硬喚了對方的名字。

「耀君……還是,我應該喊你一聲嫂子?」視線隨著大開的襯衣往下,阿爾毫不驚訝地發現腿間沾著絲絲情欲的痕跡。

還想道謝的王耀聽後臉色一沉,低下頭沒再看他。即使感到對方肆無忌憚的視線停留在腿間,被綁著的雙手也無法遮掩那近乎恥辱的烙印。

「如果你還承認他是你大哥的話。」傷人的話語似乎是他現在可能做的最大報復。

「對哦。」阿爾不怒反笑,眼鏡片後的眼睛笑成兩彎月牙。

「我還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從小我最喜歡搶亞瑟的玩具……從來不介意是不是被用過。」小錫兵也好、電動火車也好,只要亞瑟喜歡的他都愛搶過來。

——眼前的人不過是一個過大的東洋陶瓷玩偶。

「你們兩兄弟……都是混賬。」無力地躺在深紅色的絲絨沙發上,王耀恨恨地咒罵這對金髮的惡魔。

「我不否認亞瑟很混賬,尤其你吃過他做的士乾包之後。」扶正王耀別過的頭,阿爾低頭吻下去,更特地將乾裂的唇弄破。

王耀閉著眼承受阿爾的侵襲,唇上的疼痛和滿嘴的血銹味讓他直覺得反胃。

「想吐嗎?那傢伙做的東西大概就這麼難吃。」看著那有點扭曲的神情,阿爾想起當年的光景。

典雅的英式宅邸裡有一間懸滿紅幔的房間,鏤花的桃木桌椅、儼如小房間的大床,一切都明顯地表示著那是來自異域的另一種文化。房間裡的空氣仿佛滲透著水蒸氣般凝重,施壓著讓人呼吸困難的壓迫。

穿過門縫,層層的帳幔、紗簾,他瞥見一隻細白的手盈盈握著一根景泰藍煙槍。溜進房間,他看到煙嘴被送到唇間,仿似細味佳肴後朱唇微啟,吐出一陣迷白的煙霧。

然後他看到一雙糾纏的身影。黑髮紅衣的異人斜靠在他哥哥的懷中,將那一身墨綠的軍裝染成深深淺淺的紅。只見自己哥哥用一根手指輕輕挑起那人的下巴,兩人便墮進一陣纏綿的舞。

一切朦朧得仿如置身幻境。

然後……便沒有然後。

現在,被他壓在身下的是個毫無抵抗的人。即使沒有狂亂的舞臺,那個人還是一樣的魅惑。支起王耀的左腳,就著亞瑟殘留的慾望渣滓,他順利地進到緊窄的內部。在莫名的衝動驅使下,他擺動著腰、尋找更多的快感。

身下聲聲嬌喘夾帶著淚,王耀較短的黑髮被汗水黏在額角頸間、較長的則在深紅的絲絨上畫出圈圈波紋;舞者在舞池上轉了一圈又一圈。不自覺地重複著當年的舞步,阿爾似乎有點理解亞瑟當時的感受。


後左右
前右左
後左右
前右左


簡單的三拍子,不知何時停歇。

APH | trackback(0) | comment(0) |


<<雪牡丹 | TOP | 露中論>>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tianziyihao.blog126.fc2.com/tb.php/17-7a5c5253

| TOP |

自我介紹

天字一號

Author:天字一號
這裡是存放腐物的別莊。

本家
Pixiv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可以在這裡吐糟哦w催文也可以,只是沒有人會管你(喂!)

逃離此地

管理者ページ

國旗Counter

free counters

廣告時間

英中M群地址 group577240@msnzone.cn

最近的創作範圍說明

button_2.jpg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