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01 (Wed) das schwerste Gewicht

CP:三丕(大概)
類別:……獵奇?

哲學與宗教的探索。(噓)
沒一章完整。


從甚麼時候開始存在?
你說這個世界還是我?••••••算了,沒分別。

這裡是哪裡?
你知道的話請告訴我。

我是誰?
••••••天曉得。



《das schwerste Gewicht》



寰宇篇

粉白的牆壁連起了條條迴廊。
即使沒有燈火、沒有窗戶,廊上也不黑暗,卻怎也說不上明亮。
是一種自然曖昧的亮度。

迴廊都一模一樣,有意無意地互相連繫著。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無限迴廊。

一扇又一扇相同的木門井然有條在牆壁上列隊。
房間有許多無用空間,卻也沒什麼東西可以放進去。
所以,這不算無用空間吧?
還是應該說,全都是無用空間?

儘管房間的格局一樣,房內的顏色卻不盡相同。

閃爍礦物光澤
觸感缺乏金屬的冰涼,卻散發著耀目光芒
浮誇但何其金碧輝煌

帶著林木氣息
不會光合作用,卻有如樹梢長出來的鮮綠
牆壁卻不會開出花朵

染著天色水光
看似無際的海天,卻從來沒有浪濤或清風
那一絲清涼是錯覺嗎

被烈燄所焚燒
認為房間會燒成焦土,發現原來溫度無異
靈魂卻快要灰飛煙滅

彷彿廣闊大地
以為自己正以地為廬,驚覺領土不過方寸
卻在有限中藏著無限

房間的盡頭有扇門,跟另一個迴廊相連。
每每推開一扇門,就是新的世界。
誰都不會經過同一個房間。

一切皆流,正如人不能步進同一條河流。

彷似沒有出口的迷宮──沒有出口的其實不能叫迷宮,因為迷宮的定義包括出口與入口。

覺得不可能、不真實?
那是因為自己身處的世界沒有如此荒謬的存在。
但對一開始只知道迴廊和房間的人而言,這就是世界。

生活在黑暗的洞窟裏面,窺看從外頭漏進來的投影。
這是皮影戲沒錯。
不過當影子就是世界,管他外面還有甚麼。

再荒謬,不過影子的影子。
不唯一、不真實又何干。
就不讓夕陽的餘暉比夕陽更美?

如果比宇宙更超然,那時間和空間都沒有意義。




搜奇篇

倒臥在水藍色的地上,看到被壓在身下的頭髮。
青絲水流般展延,劃出一圈圈優雅的弧;在水藍色的背景下,倒似湖上漣漪。

這算很長嗎?
不知道。

比起迴廊,很短;
比起前臂,很長。

然後,它擁有在房間和迴廊裡都沒有的色彩。

彷彿說明這裡沒有時間的流動、甚至沒有流動的時間。
頭髮沒生長過、也沒被修剪過。
──沒有開始就沒有終結。

無聊間,手順著髮根一直滑落到髮尾,就似一次悠閒的短途旅行。
然後,撫上自己的臉。
不是沒好奇過自己長甚麼樣子,可是,從來找不到答案。
用手追尋到的輪廓,不過一堆沒有意義的弧度。
不過知道又如何,罷了。

他會躺下不是因為累。
只是,可以選擇的行動只有站、走、躺和坐。
漫無目的地。

維持同一個動作太膩味,那就在四種選擇中交替吧。
有興趣可以嘗試倒立,反正失敗了也沒有誰知道。

似乎是躺膩了,他的腳底再次接觸地面。

站直,黑色的瀏海進入視界,分佈在左右兩邊。
邁步,走出房間。
推門,繼續在迴廊與房間之間穿梭。

如果這時回頭,拉開剛關上的那扇門,大概會發現剛才待過的痕跡一絲不留。
例如,故意往牆上劃的花痕。
一切消失得比蒸發更徹底,不留半片雲彩。

如果前面是一條筆直的路,那能閉著眼睛走到盡頭,直至碰壁才張開眼睛嗎?

──他不能。
因為信心不夠。
不是擔心路會變曲,而是擔心自己不能筆直地走到盡頭。

一步
兩步
三步
四步

他再一次忍不住,張開了眼:路依然很直,但自己卻已偏往右邊。
或許,他下意識想保護那個在左胸腔裡鼓動的器官吧。



如果計算時間有意義的話。
那麼,直到某年某月某日某時。
在睜開眼之前,他碰上了牆壁以外的物件。




須彌篇

綠。
極目的綠。
毎種綠的姿態都不盡相同。
如果這片土地是神的庭院,它們的名字會是眾車、麤惡、相雜和歡喜吧。

流水淙淙輕浮綠葉,就似運送藍色血液的動脈,渾然天成、寬廣有致。
深沉處如琉璃,清淺處如玻璃。

從右流往左的空氣,是風;風搖動大樹的枝椏,牽動上面的毎一片嫩葉。
頭髮也隨著風在視野中飄揚,閃耀著獨特的顏色。
不似草葉的鮮、也不是枝幹的枯、更不像腳下泥土的乾竭。

他往背靠的樹幹挪了挪,彷彿成為往大地深處無限伸延的錯節盤根的一部分。
樹上的白花綠葉都帶著香氣,即使逆風都能傳得遠遠。
樹很高,怎樣伸手墊腳都觸不到最矮的一根樹枝。
在那上面,結著一個個鮮紅飽滿的果實。
跟自己的頭髮有點相似的顏色,不過那種紅來得更鮮、更烈。

是的,像火──

漸漸,他聯想到那耀目的金果和銀果。
永遠從同一個地方出現,在另一個地方消失。
像兩個互相追趕的人,也像在玩捉迷藏。
單純地,觸不到。

存在就如頭上那片無盡的蔚藍。




獵奇篇

飛鳥與魚的關係不是絕望,也不是觸不到。
是獵人和獵物。

突然發現,這個世界也類似戀愛關係。
屬於兩個人的自閉空間;世界,不是你就是我。
所以殉情是最高尚的示愛方法。

無雙 | trackback(0) | comment(0) |


<<婚紗下面不是拖鞋就是運動鞋 | TOP | 來一客葡萄口味的刨冰>>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tianziyihao.blog126.fc2.com/tb.php/10-40cb5c22

| TOP |

自我介紹

天字一號

Author:天字一號
這裡是存放腐物的別莊。

本家
Pixiv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可以在這裡吐糟哦w催文也可以,只是沒有人會管你(喂!)

逃離此地

管理者ページ

國旗Counter

free counters

廣告時間

英中M群地址 group577240@msnzone.cn

最近的創作範圍說明

button_2.jpg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尋欄

RSS連結